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中书小说网 ->历史·穿越 ->仵作惊华简介
听书 - 仵作惊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四十八章 揠苗助长(二更)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季书玄这次倒是没有再挑战祁辰的极限,摇了摇头,说道“我当然知道你这匹马是买给我用的,可你之前不是不让我说废话吗?我又不知道你对废话的判断标准是什么,所以只好等你先开口问我了。”

    草泥马!祁辰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说道“你不去给庄子当徒弟真是可惜了!”诡辩论一套一套的!

    季书玄好奇地问道“庄子是谁?”

    祁辰懒得搭理他,直接把缰绳和马鞭往他手里一甩,自己翻身上马。

    “祁兄,这这这,我这真不会骑马啊!”季书玄看着手里的东西都快哭了。

    “不会就学。”祁辰淡淡丢给他四个字。

    两刻钟后,季书玄愣是连马都没上去,祁辰实在看不下去了,手里马鞭一扬卷起他往马身上一扔,道“脚踩进马磴子里,左手拉着缰绳,右手拿鞭子!”

    这边季书玄的手刚碰到缰绳,下一刻祁辰直接一鞭子抽在了马屁股上——季书玄的尖叫声也随之响起

    “啊啊啊啊——救命啊——”

    ……

    每一个人的潜力都是无限的,不逼自己一把,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优秀!有的时候揠苗助长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这一点在季书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证明从一开始整个人抱着马脖子不松手,到后来能够坐直身子信马由缰,中间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当然了,这是祁辰的说法。

    用季书玄的话来说,他那完全是自暴自弃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在季书玄的“陪伴”下,祁辰抵达京城已经是两日以后的事情了。

    正值科考前夕,天穹各地的学子早早就提前定好了客栈,导致绝大多数位置便利些的客栈都已经人满为患,两人转了大半个朱雀大街,好容易才寻了一间位置和环境都还过得去的客栈住下。

    将行李放下后,两个人就近找了家酒楼吃饭。

    午后的酒楼大堂里坐满了人,热闹非凡,祁辰和季书玄无法,只得和人拼桌。坐在他们这桌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娃娃脸少年,身着湛蓝色华服,五官精致,玉面朱唇,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只是浑身上下那股子唯我独尊的劲儿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不过好在只是一顿饭的功夫,祁辰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旁边的季书玄还是一如既往地话痨,从进京城开始就一直叽叽咋咋地说个不停,祁辰从最开始的厌烦已经发展为现在的无动于衷了。

    这不,趁着祁辰点菜的功夫季书玄又开始和同桌的少年搭讪“在下南阳季书玄,敢问这位小兄弟可是京城人士?”

    只见那少年一副眼高于顶的高冷模样,先是鄙夷地看了他二人一眼,然后就转过头去继续听大堂里的说书人讲故事去了。季书玄倒也没觉得尴尬,继续东张西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不一会儿功夫,菜上来了。

    “祁兄,这京城就是不一样,连这道香菇滑鸡都比别处的好吃!你快尝尝!”季书玄一面大快朵颐,一面竖起大拇指朝祁辰连连夸赞。

    祁辰还没开口呢,倒是那少年不屑地冷哼一声,仿佛在嘲笑他们没见过世面似的,偏偏季书玄还浑然不觉,一副找到了知己的模样看着那少年,道“这位小兄弟也这样认为吧?对了,我看你只点了一壶茶,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点?”

    “我吃过了。”少年不耐烦地冷冷说道。

    祁辰实在看不下去,拿筷子敲了敲季书玄面前的碗“食不言寝不语,这么多菜都堵不上你的嘴吗?”

    见她有些动气,季书玄只好悻悻地闭嘴,闷头吃菜。

    自古以来,酒楼食肆都是探听消息。

    “上回咱们说到大半年前,萧老丞相迎珩王回京,摄政王闭门不见……”

    这位说书人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前来酒楼用膳的食客们多半是冲着他来的,抛开他所讲内容的真实性不谈,其语言风格确实是幽默风趣,引人入胜。

    只不过在他的描述下,萧老丞相是忠君为国鞠躬尽瘁的正面形象,而那位传说中的摄政王则完全成了一手遮天残忍暴戾的弄权者。

    这些内容的真实与否祁辰无从得知,毕竟说书人为了吸引看官而故意夸大其词也是有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摄政王和萧老丞相不和,而且已经到了撕破脸皮的地步。

    据那说书人所言,萧老丞相带珩王去拜见摄政王,结果却被摄政王命人轰了出来,萧老丞相心气不平,欲要分辩一二,不想却又不由分说遭到了一阵毒打,可怜萧老丞相一大把年纪,愣是被打得下不了床,眼下已经告假多日不曾上朝了。

    季书玄听得是目瞪口呆,忍不住小声问道“祁兄,你说这说书人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

    “当然不是!”少年勃然变色,怒气冲冲地拍案而起,指着那台上的说书人怒声骂道“他简直就是在胡言乱语颠倒黑白!”

    少年的声音太大,顿时引来了其他看客们的目光,只见他冲上前去一把揪住说书人的领子,语气凶狠道“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污蔑当朝摄政王?”

    那说书人在这富春居酒楼也待了十多年了,南来北往的客人上到公侯权贵,下到平民商贾,多多少少都会给他点面子,此刻猝不及防被一个年岁不大的少年抓住,面子上登时有些下不来台,怒道“这位看官,您怕是还不清楚我们这儿的规矩吧?”

    “我张楚廷从来只说书,不涉政事,更拒绝考究!您要是非觉得我含沙射影,那就麻烦您出门右转,别耽搁其他人听书!”

    “强词夺理!你这分明就是故意造谣生事,辱灭摄政王的名声,我今日定要送你去见官!”少年不依不饶地说道。

    ------题外话------

    二更来啦!吼吼吼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