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中书小说网 ->历史·穿越 ->仵作惊华简介
听书 - 仵作惊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十七章 春去秋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似是看出了他的顾虑一般,安远道浑然不在意地笑笑,道“你可知本官为何在滁州任上一待就是十年?”

    韩昇哑然,还能为何?自然是因为自家大人不愿与江南一众官员同流合污,这才……可话又说回来了,若非知道自家大人的品性,他又岂会这般死心塌地地追随于他?

    “行了,本官自己都不怕,你在那瞎操心什么!”安远道好笑地瞪了他一眼。

    祁辰听着二人的对话也隐隐猜到了什么,但官场上的事,她也是有心无力,更何况她不觉得安远道这样的做法有什么不对,相反,她还很敬服,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种勇气的。

    ……

    安远道的折子呈上去没过半个月,朝廷的处置就下来了——查封禅云寺,其财物尽数充公,所有涉案官员一律革职查办,永世不得为官,就连江南总督祝大人也受到了朝廷的申斥,以束下不严之罪罚俸三年。

    与此同时,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先帝曾遗落民间的九皇子夙千珩被老丞相萧清章寻回,严明身份后被今上封为珩王。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一下这位先帝了,先帝共有十一位皇子,除去当初意外夭折的那几个,最后平安在宫里长大的也就只有先皇后所出的三皇子夙千阑、四皇子夙千陵,庄妃所出的六皇子夙千珝,昭贵妃所出的七皇子夙千离以及已故淳妃所出的十一皇子夙千越。

    后来先帝年迈体衰,几位皇子的夺嫡之争愈发激烈,其中尤以皇后嫡出的三皇子夙千阑和最为受宠的七皇子夙千离斗得最狠,但就在先帝驾崩前夕,宫里突然传出了先帝留下遗旨,欲立庄妃所出的六皇子夙千珝为储君的消息。

    七皇子夙千离一怒之下带兵逼宫,弑父杀兄。

    一夜之间,先帝众多的皇子中就只剩下了当时年仅六岁的十一皇子夙千越。

    后来不知何故,夙千离自己却并未登上皇位,反而扶持十一皇子夙千越成为了新帝,自己成为了摄政王。而他接下来的一系列举动更是令举朝震惊,先是诛杀了朝堂上所有胆敢出言反对他的大臣,后又将先帝后宫所有妃嫔悉数送去了皇陵殉葬!

    几乎是一夕之间,这位摄政王残忍嗜杀阴狠毒辣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天穹,令人望而生畏!不知算不算得上是报应,宫变之后,摄政王便废了一双腿,自此只能坐在轮椅上生活。

    如今七年过去了,当初流落在外而幸免于难的九皇子夙千珩却突然凭空冒了出来,而且这位新晋的珩王殿下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被摄政王所杀的六皇子夙千珝的胞弟!

    弑父杀兄,逼母夺位之仇不共戴天,夙千珩选择在这个时候回来自然不是为了和摄政王兄弟情深的,一石激起千层浪,如今所有人都在观望着摄政王下一步的动作。

    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摄政王府对外宣称自己腿疾复发,需要在府中休养,概不见客。

    一时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但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人敢同这位新晋的珩王靠得太近——虽然这位摄政王在宫变中折了一双腿,从此不良于行,但毕竟这么多年的威慑放在那儿,不是谁都能轻易挑衅的。

    春去秋来,就这样,听着韩昇的八卦,一转眼,半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乔家的案子依然没有任何进展,祁辰也试图去询问过安远道关于那个睚眦图腾的事情,奈何对方始终是三缄其口,不肯据实相告。

    这日,祁辰熟门熟路地拎着一个酒坛子坐在乔谨之的坟前,背靠着他的墓碑,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些颠三倒四的闲话。

    半坛子酒下去,她的眼角染上了几分淡淡的醉意。秋风过处,带来丝丝凉意,给她的眸中平添了几分寂寥。

    “谨之,抱歉啊,乔家的案子到现在还是没有头绪,”她说着说着便自嘲地笑了笑,“我最近都不敢去看师父了,他老人家肯定要骂我没用!哈哈!”说着她还打了一个酒嗝,神情却是寥落。

    “谨之你知道吗?你是我在这个世上第一个朋友,有时候我就觉得你这个人太好了,好得不真实,以至于老天爷都妒忌你要把你带走……”一阵凉风吹来,她晃了晃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嘴里含混不清地说道。

    就在这时,一件披风轻轻搭在了她的肩上,祁辰扭头去看,不高兴地皱了皱眉道“千染,不是说了让你别来找我吗?”

    “可是你答应今晚给我做红烧肉的呀!现在都快天黑了,我好饿……”千染有些委屈地说道。

    祁辰“……”

    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疼的眉心,一瞬间,她只觉自己的酒全都醒了,扶着墓碑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她道“走吧,回去了。”

    脑子倒是清醒了,可就是脚底下却还是有些绵软,走起路来总是不稳,千染见状不由紧走两步,弯腰蹲在她面前“你喝醉了,我背你回去!”

    祁辰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自己好歹也好吃好喝地养了他半年,把自己背回去也不算欺负他,嗯对,就是这样!

    晚饭后,祁辰头有些疼,便早早地上床睡觉了,千染自己坐在在院子里拿刀削着一根桃木,乐在其中。

    “主子……”一男一女再次悄然出现在院子里。

    千染却是不耐烦地抬起头来看向二人,不满道“我都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更不是你们的什么主子,我叫千染,你们再来烦我我可就要打人了!”要不是阿辰说不能随便动手打架,他早就把这两个讨厌鬼打走了好吗?!

    寒亭嘴角抽了抽,以前主子再怎么犯病时也还是认得他们的,可这回是怎么了,竟然直接不认识他们了……目光一转,忽而瞧见男子手上正在雕刻的桃木,寒亭心思微动,上前一步笑眯眯地道“主子,你这是在做什么呀?是要刻簪子吗?”

    ------题外话------

    如果1p过了,我就加更一章!!!!!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