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中书小说网 ->历史·穿越 ->仵作惊华简介
听书 - 仵作惊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十一章 调查走访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祁辰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端详着那地图,忽而指着距离滁州城外不远处的一座山问道“这是何处?”

    韩晟凑过去看了一眼,不甚在意地说道“噢,这里是青石峰,那上面就只有一座禅云寺。”

    “禅云寺?你去查过了吗?”祁辰眸光微动,忽然就想起了自己之前在崔妙儿尸体上发现的东西。

    “没有啊,”韩昇大惊小怪地看了他一眼,忽而想到什么,一脸你别开玩笑了的表情看着她“你该不会是怀疑禅云寺吧?这不可能,禅云寺可是咱们江南一带有名的寺院,这每日南来北往的香客不断,香火旺着呢……”

    “崔妙儿的父母回去了吗?”祁辰突然打断了他。

    韩昇被她问得猝不及防,茫然道“已经劝回去了,怎么?”

    “安大人,麻烦您让人通知那些失踪女子的家属,让他们来衙门认尸吧!”言罢又对韩昇道“走吧,跟我出去一趟。”说着祁辰拉着韩昇就往外走。一旁默不作声的千染见状连忙跟上“我也去!”

    “哎哎,”韩昇一头雾水地问道“我说祁小哥,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当然是锦绣坊啊,”千染回头睨了他一眼“笨!”

    韩昇“……”被一个傻子说笨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锦绣坊门前。

    “咚咚咚!”韩昇上前敲门。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谁呀?”

    “崔老板,是我,韩昇。”

    崔老板打开门,脸上还带着难掩的悲怆,见到衙门的人心中更是伤怀,深吸了一口气,勉强道“韩捕头来了,进来吧!”

    “崔老板,崔夫人,这么晚了前来打扰实在是抱歉,但事关令爱的案子,有几个问题想要向您二位询问一下。”祁辰开门见山道。

    崔老板点了点头,眉宇间尽是疲惫“你们问吧!只要我们知道的定然不会隐瞒。”

    祁辰和韩昇相视一眼,上前问道“您能和我们说说当初崔妙儿为何会失踪吗?”

    提起往事,崔夫人眼泪便直往下淌“这事都赖我们俩,是我们害了妙儿啊!”

    原来崔妙儿有一个自小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夫,名叫刘启,但这崔妙儿却嫌弃人家长得粗犷,看不上人家,死活闹着要退亲,崔家同那刘家是世交,崔老板夫妇自然不同意女儿任性胡闹,便狠狠教训了女儿一顿,可谁知这崔妙儿竟然在大婚前一个月留书出走了,自此再无音信。

    “不知当初崔妙儿离开前留下的那封书信可还在?”祁辰问道。

    “自然在的。”崔夫人擦着眼泪点点头,转身去里间将书信取了出来,递给她。

    祁辰仔细端详了一番那封书信,发现字迹上并无作伪的痕迹,便将其交还给了崔夫人。

    从锦绣坊出来后,祁辰便道“走吧,去城东刘家。”

    “你怀疑刘启?”韩昇皱眉问道。

    “崔家又没有什么旁的亲戚可以投奔,崔妙儿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哪儿来的勇气离家出走呢?”祁辰淡淡道。

    “可这跟刘启有什么关系?”韩昇还是不明白。

    祁辰淡淡扫了他一眼“方才崔夫人说了,崔妙儿离家出走前见的最后一个人是刘启。她既看不上刘启,又怎会主动去约见对方?再有就是,崔妙儿逃婚,崔刘两家的关系却并未因此而受到影响,刘启更是时常来锦绣坊看望崔老板夫妇,这一点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确实有些古怪。”韩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按理说,这两家就算不会因此事交恶,心中也不会毫无芥蒂……”

    “哎对了,你临走前问崔夫人的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问题还真是够多的,祁辰微微叹了口气,解释道“我在崔妙儿的指甲缝里发现了香灰,而据崔夫人所说,崔妙儿从来不信神佛,那么问题来了,她指甲里香灰是哪儿来的呢?”

    “所以说来说去你还是怀疑禅云寺?”韩昇就纳了闷了,怎么就非得和禅云寺过不去?

    对于他的固执,祁辰只能无奈扶额“那我问你,禅云寺是何时建成的,又是何时名动江南的?”

    韩昇想了想,道“禅云寺应该是先帝初年建成的,但真正扬名应该是在十年前……”

    “如你所说,那么问题来了,禅云寺建了三十多年都没什么名气,怎么就偏偏在十年前出名了呢?”

    “那是因为空慧大师在十年前来了禅云寺。”

    “好,那我再问你,空慧大师既然德高望重,为何普天之下那么多名寺古刹他不去,却偏偏来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禅云寺?”

    “这……”韩昇被问得哑口无言,却仍是难以相信暗娼馆子会和禅云寺有关。

    祁辰将他那不以为然的神情看在眼里,也懒得再去说服他,事实到底如何,等他们拿到了刘启的口供一切自见分晓。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城东刘家门前。

    开门的是刘启的寡母,见到来人后目光闪了闪“韩捕头,这么晚了可是有何贵干?”

    韩昇上前一步道客气道“刘夫人是这样,今日的案子想必你们也听说了一些吧?我们来是想了解下崔妙儿的情况……”

    刘夫人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便匆匆低下了头“进来吧!”

    “娘,外面是谁啊?”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憨厚汉子从里间走出来问道。

    韩昇望着他“你就是刘启吧?”

    “没错,我是。韩捕头这是……”刘启诧异地问道。

    “崔妙儿死了。”祁辰突然打断了他,锐利的目光直逼他的眸子。

    刘启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目光向别处看去,“妙儿的事……我听说了。”

    “崔妙儿离家出走前你见过她吗?”祁辰的目光一刻不离地盯着他。

    刘启神色变了几变,强作镇定道“见,见过,那天她来找我出去,说是有事跟我商量。”

    祁辰向前跨了一大步,直直站在他面前“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