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中书小说网 ->武侠·仙侠 ->玄浑道章简介
听书 - 玄浑道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五十二章 制拿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张御此前与曹康等人斗战时,一眼便能看出这几人大致所身处的层次,可到了这里便就行不通了。

    此刻在他眼里,高芝音气息不明,身躯也是飘荡不定,这是以某些手段遮掩了。

    在这样的护持之下,无论是“诸恒常易”还是“天心同鉴”都是落不到其人身上,故是他上来先以一道“蝉翼流光”之术进行试探。

    高芝音是知晓张御过往战绩的,她此刻仍有胆气敢张御一战,一方面是她宁折不弯的脾气,一方面是因为这是在她主场之内。

    这座高塔周围所有的禁阵都是她亲手布置的,气脉流传全都是契合她的神通法力,并且还有各种法器配合,在这里斗战,她的实力可凭空提升三成。

    要她就这么放弃认输,那她是决计不肯的。

    此刻见得飞翼流光斩来,她调用阵机配合自身法力向前一推,叱喝一声,竟是直接正面相迎。

    那两道流光在斩入进来后,便被阵力法力渐渐消磨,趋近到高芝音面前三尺之地,方才被彻底化消了去。

    虽是完全挡下了这次攻袭,可她心头却是不由一阵震凛,她自能看出方才自己需倾尽全力才能化解的攻袭只是张御随手一击罢了。

    她不敢再在原地等着张御来攻,抬袖一拿法诀,启唇发出一声叱音。

    这声响传出之后,那些灵性生灵的石像齐齐发出啸鸣之声,百余头封镇在内的灵性生灵的魂魄被阵力一激,全数跃动出来。

    张御眸光闪烁了一下,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分辨出来,这些灵性生灵的魂魄是被某种手段祭炼过的,并且气性趋向一致,若是就这么放任这些东西出来,就会汇聚到一处,继而蜕变为一个神通怪灵。

    只是这手段在他看来发动实在太慢了,意念一转,顿有一道灿烂无比的明光照耀出来,霎时倾满整个殿台,不但照入了高芝音的心神之中,也同样照耀到了那些灵性生灵的魂魄之上。

    一时间,这些魂魄如雪遇骄阳,还未完全出得封镇石像,便就齐齐破灭,化作青烟飘散而去。

    高芝音有阵力和法器护持,稍定心神,便就挡住了这“幻明神斩”之术,可这样一来,她也无力去支援那些灵性魂魄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花了偌大心血祭炼的物事还未能起到任何作用便就化散了。

    张御抹去了这些东西的同时,不疾不徐抬起手来,对着前方就是一弹指,便即放出了一道“日月重光”!

    对于那些与他对面交战,偏又不闪不避之人,他自也是乐意奉送这等威能极大的神通上去招呼。

    高芝音神情一变,但是她咬紧了牙关,刚直的脾性让她不肯后退哪怕一步,在她心意全力唤动之下,顿时调集周围所有阵力法器过来回护自身。

    刹那间,一道耀眼夺目的光亮在整个高塔之上绽放出来,好似日月一同坠落世间,高塔下方的地州子民只觉上空一亮,随即眼前便是一阵白茫茫的光华,片刻自后,就是一阵轰然天塌之声!

    这一击之下,什么阵机法器都是一同爆裂开来,然而在无尽的光芒之中,却有一道虚影自里飞射而出,向着张御所站之地冲来。

    此是高芝音的元神照影,在照影之上她有一门附身神通,和师传法宝的一同配合之下,一旦冲入对方心光之内,就有一定可能附身其上,从而制住对手。

    当日月重光轰来的时候,高芝音就知道自己再不反击就没有机会了,所以这一击完全可以说是孤注一掷。

    张御站着没有动,只是平静看着那一道飞来照影,只是后者还未到得他跟前,却先自剧烈波荡起来,并且渐渐由实质转为虚淡。

    失去了禁阵气脉的保护,这照影自然受到了“天心同鉴”的影响,以至于受到了心光反震,要知高芝音正身正受到日月重光的冲击,拿不出多少法力来支撑照影,故只是到了半途之上,其便已是失去了本应有的威能了。

    张御看着冲到自己没有却死撑着不肯散去的照影,就把袖一拂,将其拍散为了一团轻烟。

    这个时候,前方的夺目光芒也是收敛下来,可以看到,如今整个高塔殿台的上端和四壁都已是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地台还在那里。

    高芝音笔挺站着,她脸色煞白,袖口之外的手指不停颤抖着,尽管此刻她浑身上下已是一丝法力也无,随着照影破散,神气也是亏虚到极点,可她就是咬着牙关不肯倒下。

    她就是表达出一种意愿,事情是我做错了,我也认了,但是你想别想要我低头认输。

    张御见她已是失去了斗战之能,也没有再去为难她,道:“高道修既然输了,那便随我走一趟吧,你此前之所为,需对玄廷有一个解释。”

    话音一落,高芝音就被一团光亮围裹住。

    张御意识一动,一股白雾自他身后漂游出来,落地之后化作了一驾白舟,舱门塌融开来,高芝音所化那一团光亮就被移入舱室之内。

    他这时一招手,飘悬在一侧的玉珠落入了手中,随后是走入了飞舟之内,随着舱门融合,白舟轰然飞腾而起,眨眼不见。

    而于此相隔不远一座高塔之内,那名唤忆絮的少女此刻醒转了过来,她睁开眼后,便见面前站着一名神情和蔼的老者。

    老者对她言道:“你是高道友的弟子忆絮吧?我是你老师的好友谷辛,你叫我谷老便好,我已发书去你师门,稍候你师伯会来将你接走。”

    “老师?”

    忆絮一惊,她一下坐了起来,急切言道:“谷老,老师她现在怎么样了?我要通传军务署……”

    谷老伸手按住她,微叹一声,摇头道:“你别去了,这是你老师自己的选择,就算找了军务署也没用,反而易坏了你老师的名声,你知道你老师的脾气,还是让她遂愿吧。”

    忆絮听到此言,双目一下变红了,可她还是很快克制住了,道:“我知道了。”

    谷老道:“你先好好休息吧。”他正要离去,忆絮在后面又唤了一声:“谷老。”

    谷老回过身,语声温和道:“还有什么事么?”

    忆絮看着他,道:“那个人是谁,弟子是说,那个老师的对手是谁,能告诉弟子么?”

    谷老抚了胡须,叹道:“这事我不说,你迟早也是能知道,那一位是玄廷巡护张御。”

    他看着忆絮道:“但你此事起因,并非这位张巡护的过错,于公于私,都是高道友不对在先,所以你知道为什么高道友不去叫同道相助了?那是因为她自觉无理啊。”

    忆絮低下头去。

    谷老看着有点不忍心,安慰道:“你也别想太多,张巡护并非滥杀之人,高道友当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忆絮眼前一亮,急道:“真的?”

    谷老点头道:“这点把握老道还有的。“他想了想,“对了,若是这两天有人来找你,说什么要帮忙报复,你也别去信他们。”

    忆絮道:“谢谷老提点,弟子记住了,弟子也不会去想着报复,若是老师犯了错,弟子还是不分是非,那岂不嫌老师受得责罚不够么?弟子不会去那么做的。“

    谷老欣慰道:“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你好好休养,早日调和好心境,继续用功修行,不要辜负你老师的期望。”

    张御离了胃宿后,借得天门又回至昙泉州庄园之内,自白舟上下来后,他便关照青曙去往军务署递书。

    此处距离军务署极近,不似掖崖州地处偏远,往来不便,等了不过半日,便见一道光亮自天降下,落在了庭院之中。

    上回与他见过一面的那位道人出现在了此间,其人对他打一个稽首,道:“张巡护,贫道前来提人,不知人在何处?”

    张御道:“使者请随我来。”他带着那道人来到白舟之中,高芝音正被心光困在那里,被看去犹如光中琥珀。

    那道人看着她站在那里,一副死硬无比的样子,道:“呵,高道友还是这副脾气。”

    张御道:“使者认识这位高道修么?”

    那道人道:“认识,毕竟奎、胃二宿往来较多,知名同道也就那几个。”

    他沉吟一下,道:“张巡护,我近日收到玄廷传下的报书,才知道发生了何事,曹康之辈,所作所为的确该诛。

    只是高道友平素并无任何针对玄修之举,我料她是欠了人情这才不得不为,只是她这个脾性,就算犯了错,也是死顶到底的,偏要把不该扛的扛在身上。”

    张御道:“也是因为如此,我才未有杀她,曹康被我打杀之后,若是那等心虚鬼祟之辈,早便逃离胃宿了,也没有她这份硬气。”

    那道人不觉点头,道:“道友能理解便好,不过该受处罚仍是要受,我这便把人带走,待有结果之后,贫道当会向巡护知会一声的。”

    张御点头道:“有劳使者了。”

    那道人打一个稽首,就带着高芝音离了白舟,如来时一般纵空离去了。

    张御目送他离去,便回了正居之内,继续定坐修持,寻觅诸我,一晃又是数日过去。

    到了七月中旬的时候,青曙来报:“先生,许执事回来了。”

    张御睁开眼眸,内中有光芒一闪而过,道:“唤他进来说话。”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