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中书小说网 ->奇幻·玄幻 ->天罡伏魔记简介
听书 - 天罡伏魔记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八十一章,少年百夫长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云歌!快些!”

    荒凉的路上,河六四骑着鹿其狂奔着,而昏迷不醒的方既仁被他架在身前。

    云歌所骑的是方既仁的马,自然是追不上鹿其的,却也勉强跟在后面飞奔。

    “四哥哥!鹿其太快了!我追不上!”云歌高声叫道。

    “既仁哥已是尸毒攻心,我的修为只能暂缓尸毒,不能根除!想要救他,必须尽快赶到铁牛村,让婆婆救他!”河六四喊道。

    就这样,两个人从江华府一路西行,进入了肃成府的地界。

    此时的肃成府叛军犹在,赵兌深入朝堂,平叛的事情已经交给淮南府新任府君,丁异去做了。丁异的领兵之道自然敌不过赵兌,江华府叛军被赵兌一月之内全部荡平,而离淮南府最近的肃成府叛军,丁异已经与之僵持一年有余了,仍然没有什么进益。

    但是,长达一年的大战,让肃成府更加的混乱贫瘠,百姓民不聊生。河六四与云歌,一路上也不知见了多少饿死之骨,可也没时间唏嘘感叹。

    齐州城,位于肃成府的边陲,此时齐州城外的一处村庄里,到处都是茅草屋起火冒出的黑烟,村民们惊恐的到处乱跑着,身后追着手持大刀的蒙面莽汉。

    几个莽汉闯入一个院子,一名头发苍白的老妇正在井边费力的往下放绳。

    为首的莽汉上前一把就将老妇拽翻在地,大吼了一声:“家中可有钱物!”

    老妇惊颤,哆嗦着说:“壮士!村野小民无有钱银啊!”

    为首的壮汉抬眼看了看井,举刀一指:“方才往井里放什么呢?”

    老妇眼中尽是惊怖:“没有,没放什么!”

    为首的莽汉自然不信,走过去趴在井边向里面张望着。

    见莽汉走到了井边,老妇忽然发疯一般扑上去,厮打着莽汉,口中大叫:“你们这些贼人!趁此乱世打家劫舍,你们还有人性吗?”

    莽汉被老妇吓了一跳,转而大怒,一脚将其踹开,吼了声:“杀了她!”

    老妇被一个莽汉的下属一刀砍死,莽汉摇了摇井绳,发现绳子绷的僵直,井下的水桶中一定装有重物,双手握紧井绳,用力慢慢把绳子拽了上来。

    水桶被拽出井口,一对三岁左右的童男童女坐在木桶中,天真的双眼清澈明亮。

    为首的莽汉将木桶搬出来放在地上,看了看桶里的孩子,撇了撇嘴:“白让老子费了力,竟然是对小娃!”

    说罢,莽汉竟然挥刀就要往下砍。

    丧心病狂的大刀高高举起,没等落下,一道灰色的箭影呼啸而至。莽汉听到尖锐的破风声心下一惊,来不及多想急忙腾身向后一翻,想要趴在了地上,一只带着灵力的箭矢擦着嘴角险险的飞了过去。

    莽汉忽然被人射了冷箭,惊惧不已爬起身,嘴角也被箭矢携带的锋锐灵力划出了一道口子,流出了鲜血。

    莽汉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冷声道:“不知是那路侠士,我乃神刀帮三当家黄冈,可是和你有仇?”

    四周毫无动静,黄冈警戒的看着周围,手下的几个莽汉也如临大敌般靠在一起,几个人围城了一个圈,刀尖晃悠着冲着各个方向。

    “哥哥,看来这是个修炼之人,兄弟几个里面除了您,都是凡夫俗子,咱们撤吧!”一个贼眉鼠眼的干瘦男人悄悄说道。

    黄冈冷笑了一声:“别怕,看刚刚箭矢中所带的灵力,修为应该在我之下,老子单打独斗就能杀了他。”

    几个人警戒了半天,周围依旧没有声音,黄冈轻蔑的一笑,站直身子大声喝骂:“我还道你是个英雄,想不到是个无能鼠辈!既然不敢现身,就别挡我们的兄弟财路!”

    说完,回头走向木桶中的孩子,挥刀就要斩。

    破风声如期而至,黄冈第一次吃亏是因为毫无防备,可第二次充满戒心,怎么可能会吃两次亏,转身挥刀一劈,极其精准的将箭矢自箭头到箭羽劈成了两半。

    见攻击被化解,不远处的树丛中窜出一名身着轻甲银盔的少年,手持弓箭,对准了黄冈,高声一喝:“贼徒!肃成军齐州部神箭营百夫长在此!不得放肆!”

    黄冈等人听闻先是一惊,手下几个人更是拔腿就要跑,可黄冈却瞬间反应了过来,一把按住忐忑不安的手下,嘿嘿的邪笑:“这都什么年月了,那里还有什么肃成军?都是一群乱党!少在这里假借声势,哼!想吓退我们,你还太嫩了点!”

    少年的心思被黄冈识破,只能愤恨的咬了咬牙:“现在退去,我可以当做没见过你们!从此之后绝不追究你们神刀帮!”

    “哈哈哈哈!”黄冈大笑,“老子直接杀了你岂不更安心!”

    说罢,黄冈手中的大刀狠狠一劈,一道凌厉刀气扑向少年。

    少年闪身一躲,堪堪躲过了锋利的刀气,直接扑在了地上,狼狈至极。

    急忙爬起身,少年引弓就是一箭,箭矢刺破虚风,发出尖锐的声音射向黄冈。

    黄冈冷笑,手中的大刀一抬,叮一声挡下了箭矢。少年右手毫不停歇,一支支箭矢不停的射向黄冈,可无论角度如何刁钻,黄冈手中的大刀就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将箭矢尽数挡了下来。

    见黄冈将箭矢全部化解,而且满脸的轻松和嘲讽,少年牙都快咬碎了:“要不是我受伤灵力不济,你连一箭都挡不下!”

    心中不停的咒骂着,手里的箭矢也丝毫不停。

    又一只箭被挡下之后,箭袋中就只剩下最后两只箭了,少年停下疯狂的射击,蹲下身隐进了树丛。

    见箭矢不再朝着自己射来,少年也消失在了树丛中,黄冈大笑一声走向童男童女。

    黄冈素来是心狠手辣之人,明白少年是想救这两个孩子的命,于是便冷笑着走到木桶旁边,轻抚手中一掌宽的大刀,声音中透着一股凶狠:“既然你也不能奈我何,那么这两个小娃子的命老子便收下了!”

    黄冈的想法是用这两个孩子引诱其将箭矢射光,最后不得不现身一战,到时候自己就有把握将其斩与刀下。

    树丛中,少年紧盯着黄冈的一举一动,见他又要拿孩子开刀,气的捶了一下树干:“无耻之辈!看来要想办法引开他们才行!”

    黄冈的刀又一次举到了半空,冷眼看着不远处的树丛。

    果不其然,破风声再次响起,黄冈双眼微眯盯着箭矢射出的位置,迈开脚步想要闪躲,猛然却发现这一次的箭矢比起前几次,威力提升了不止一个等级,尖锐的破风声像是哨子一样刺耳。

    黄冈大惊失色,急忙举刀横在身前,当的一声巨响,箭矢被挡了下来,黄冈向后急退了两步,只觉得虎口发麻。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破风声,只不过这一箭又恢复了前几次的那种不太尖锐的声响,黄冈冷笑:“看来你是想拼全力让我慌忙招架,然后再射冷箭刺我,哼!白日做梦!”

    听辨着箭矢的声音,黄冈轻松的横起大刀,黄冈自信这一箭可以轻易挡下,可就在讥讽的笑容刚刚爬上脸,黄冈就愣在当场。

    这最后一支箭,深深的刺进了那个贼眉鼠眼的干瘦男人的左眼当中。

    干瘦男人惨叫了一声,手捧着左眼当场死去。

    “弟弟!!”

    黄冈痛切无比的声音响彻山林,这个干瘦的男人不只是跟着他四处打劫的手下,更是黄冈的亲弟弟。

    早在黄冈带人冲进院子里时,少年便发现这两个人的关系非比寻常,射出冷箭之后,黄冈更是把他护在自己的身后,到最后少年根本拿黄冈没办法,便将目光瞄向了黄冈的弟弟。

    黄冈睚眦欲裂,狂叫着拿起刀冲向树丛。

    少年见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把弓斜跨在肩头,转身便跑。身后的黄冈发出野兽般的吼叫,紧紧的逼了上来,在黄冈的身后,几个莽汉也急匆匆的跟着追。

    少年看所有人都追了过来,心中一喜,脚下更是生风,飞快地钻进丛林深处。

    黄冈习武多年,身材魁梧至极,在林深叶茂的丛林里想要追上身形矫捷的少年谈何容易。况且少年也并非笔直行进,忽左忽右如蛇一般。黄冈怒气冲天,却丝毫不能近少年的身,只能像头野兽一样在丛林里四处乱撞,那几个手下更别提了,本身就是凡夫俗子,跑了不到半个时辰便被甩的无影无踪。

    虽说黄冈自信修为比少年更强,但此时盛怒之下毫无智力可言,平日里的身形步法早就被抛在脑后。少年见他已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横冲直撞不管不顾,腰粗的大树撞的直掉叶子,腕粗的小树更是直接撞断。

    少年冷静的带着黄冈在丛林里四处乱窜,见自己一转弯黄冈便跟着转弯,就计算着树木的位置不断的急转弯。每次调头,身后的黄冈便会跟着撞在粗大的树木上,几次下来,黄冈便脱力的坐在了地上,手捂着胸口,嘴角淌着鲜血,显然是撞出了内伤。

    见黄冈脱力,少年狡黠的一笑,转身奔向刚刚那处院子。

    片刻之后,少年跑出了丛林来到小院,木桶中的孩子抱在一起放声大哭,见孩子们安然无恙,少年松了口气,跑过去一左一右抱起了两个小孩,刚要离开,院门外一大群持刀莽汉走了过来。

    眼见翻墙而去已经来不及了,少年抱着两个孩子直接躲进了角落里的一座茅屋当中。

    匆匆忙忙的将木门关好之后,少年笑着对两个轻声说:“大宝二宝,咱们玩个游戏,谁先出声,谁就输,谁输了就没有糖人吃!”

    两个孩子早在见到少年时便已经止住了啼哭,此时大宝奶声奶气的说:“好!大宝一定赢!”

    二宝也跟着说:“二宝也要赢!”

    “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一,二,三!”

    两个孩子肉嘟嘟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少年对着孩子们一笑,顺着木门的缝隙看向了院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