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中书小说网 ->武侠·仙侠 ->十代掌门简介
听书 - 十代掌门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四百六十一章 良机难觅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昨日的晚宴,尽管寡淡无味,但丁宝箴却与这商队的会长鲁孟喜相谈甚欢,说得夸张点,这数十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见知音。

    “宁为鸡头,莫为牛后,何况你这小宗门,还算不得什么。”

    他心中不断咀嚼着鲁道友的谆谆劝诫,再次犹豫了片刻,见那商队的车尾已经消失在天际,心中倒是有些空落落的。

    虽然只是夹在各宗之间游走的小商会,但副会长的身份,加上每年百分之五的红利分润,也着实让人心动了,丁宝箴将手中的淡色薄绢收起,上面有这家“崧鑫商会”会长鲁孟喜亲笔手书的承诺和联络方式,并且这个邀约,在一年内都有效。

    良机难觅。

    他心头不知道为何,突然涌现出这四个字,却见几名一直跟随自己,负责打通此间商路的宗内修士从远处飞掠而来。

    “丁执事,这件事您看如何定夺是好?”

    “丁执事,那十间需要拆除的村舍,屋主不同意拆,您看我们是不是要绕路,还是向上请示处理?那主人拿出了七代掌门赐予田宅的手书,想要狮子大海口,索要十五枚二阶灵石的补偿,不过我看像是伪造的。”

    “丁执事,昨夜排水的沟渠,再次冻结了,您看能不能申请十枚火爆符,彻底将那几处水潭排空?”

    “丁执事,……”

    丁宝箴只觉得头有点大,四周仿佛有无数的牛虻,在乌泱泱的胡乱乱舞,他不禁深吸了一口气,但却无法和这几名后辈发火,盖因他们都是几大家族,与自己关系甚密的同僚家中的后辈,于是乎,他只能轻咳了一声,示意众人一个个来。

    “都是一样的琐事缠身,但收益完全不对等。丁道友何苦为难自己呢?”

    另一句话在他心头响起,久久无法散去,他不禁转头凝望了蜿蜒向前的,尚未完工的官道,又转身看了看几个不明所以,一脸懵懂的后辈,暗道前路茫茫,牵绊甚多。

    不如我就一个人走吧,不,不行,带上夫人和几名孩子更好些,他心道。只不过,在这浅山宗呆的久了,也不能说走就走,总要将这官道的事情,弄得七七八八才好。

    …………

    赤龙门,“玉孟魔龙岭”北麓深处。

    又一名鬼将在刘粲然的身边倒下,他不禁松了一口气,转身向前飞掠,绕过如影随形的几只普通鬼物,观望着眼前的情势。

    还有两名鬼将,以及青皮鬼将,而普通鬼物,则还有三四十只的模样。这是好事,但自己的灵力,也有渐显空虚的迹象。

    正思忖着如何节约灵力,终结眼前之局,却骤然觉察到深邃的洞穴深处,阵阵潮汐般的乱流冲涌而出,像是有莫名的生灵苏醒,更像是某种诡异物事的召唤,身侧的鬼物,顿时变得狂躁不安起来,原本倒毙在地的鬼物,更有十几只再次重聚苏醒,不管不顾的向刘粲然扑来。

    这鬼洞深处,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粲然登时感受到了压力,迎头抵上了那青皮鬼将的迎头一击,却骤然发现此獠的力道更胜之前,虎口剧痛,连连后退,身后的鬼物顺势冲涌而来,他赶紧再度故技重施,一边泼洒金光符,一边游走,试图遁出圈外,但那鬼物速度却快上了许多,一时间竟被困在中央,无法快速离开。

    不会死在这里吧?

    感受到体内灵力的快速消散,刘粲然赶紧趁隙吞下了两枚丹药,手中的法剑快如闪电,身上烈焰延张,他轻吐五字真言,在身侧奋力一劈,顿时一道剑光快速延张,化为一道九尺高,两尺宽的绿光屏障,挡住了身前冲涌过来的鬼物。

    啪!

    一名鬼将迎头撞在那绿光屏障之上,那屏障只是摇晃了一下,并未破碎,刘粲然心中微定,反手又是一劈,另一道屏障登时显现,护住了自己左侧,虽然此屏障甚是坚固,但也意味着,自己只能在这方寸之间对敌。

    只希望方才那潮汐乱流,不要再发生便是,正思忖着,却感受到另一股更急的乱流,如潮汐般冲涌而至。

    原本力道不算刚猛的鬼物,顿时有如被神力加持了一般,打在刘粲然凝练的绿光屏障之上,震颤不已,刘粲然不得不连续加持力道,在左近再次凝练出两道同样的屏障,原本并不算宽敞的腾挪空间,顿时又小了三分。

    这个时候,突然从那幽深的通道之中,跃出一只通体赤红,獠牙外生的鬼将,手中一把粗糙的漆黑大戟,径直向刘粲然冲刺而来,刘粲然不敢怠慢,展出一枚银白色的秘匣,体内不多的灵力,尽数向那秘匣之中灌注而去,那秘匣登时展开一道狭窄的缝隙,见此变化,刘粲然奋力飞起,将那秘匣向那红皮鬼将掷去,只见秘匣迎面飞到那鬼将头上,狭小的缝隙陡然张开,伸出一只银链交错盘结而成的铁手,五指快速延张,一把抓住了高达九尺的鬼将,随后,便有无数银粉从那秘匣之中纷纷扬扬的洒落,覆满了红皮鬼将的周身。

    凝!

    刘粲然悄然念诵口诀,那仿若被银粉涂遍周身的鬼将,身形陡然一滞,如岁月侵蚀的铁器般,再也无法自如行动,随后如崩坏的土偶般碎裂。不过,刘粲然也因而耗尽了最后一成灵力,仅靠丹药之力缓缓恢复,并依托绿光屏障的保护,苟延残喘,与残存鬼物缠斗。

    向后半步,他靠在冰冷的石壁上,轻吐一口浊气,收了秘匣,仅靠身体的力道腾挪对敌,不敢再轻易浪费一丝灵力。

    然而事情总是不如意。

    就在那红皮鬼将身体崩坏的瞬间,附近游走的那只青皮鬼将,却一个箭步,冲向了其中的一块碎片,拾起那团僵硬的血肉,一口吞下,随后,它身上的气势陡然提升,青色的皮肤上顿时泛起血红的斑痕,紧随一声激昂的低吼,它手中的黑铁短棒脱手而出,径直向刘粲然掷来。

    砰!

    那蕴含威能的短棒,打在绿光屏障之上,后者顿时现出可见的蛛网裂痕,贴近的鬼物更是趁此加大了冲击的力度,刘粲然却没有灵力补充,不得已跃起直刺,将几名抵近的普通鬼物,化为四散的黑雾,但那青皮鬼将却趁机冲到近前,仅靠身体的力道,将那已经损坏的绿光屏障,彻底毁坏。

    失却了一道屏障,刘粲然再也无法固守应敌,吞吃了红皮精华的青皮鬼将,力道远胜之前,刘粲然不得不以巧劲破之,游走间,数名鬼物却趁隙试图冲入他的体内,虽然未能如愿,但却让他行动滞涩了许多,一时间竟连续受制。

    这样下去,恐怕有陨落此处的风险,刘粲然顿时心生退意。分神回望来时的通路,弥漫四溢的鬼气中,鬼物只多不少,而通达更深处的洞穴之中,数道凌厉的气息正彼此呼应,虽然并没有冲出来,但自己贸然深入,想必会惹上更多红皮鬼将般的存在。

    一时间进退两难。

    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得来时的通路中,隐隐有符箓施展的爆鸣声,便寻机扔出一道光幕符,用尽了方才刚刚恢复了一丝灵力,光芒随即覆满了周遭各个角落,密匝的鬼物身形略微一滞,但也仅此而已,毕竟这光芒对鬼物毫无杀伤能力,更会引起徘徊在左近的鬼物注意,进而被吸引至此,但刘粲然却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只有这样,才会引起过路修士的关注。

    勉强与周遭鬼物缠斗了半炷香的时间,却见两道人影抵近,正是左子蝉和那名气息诡异的宋姓半妖。

    “刘道友,我来助你!”

    见光幕符的光芒行将散去,左子蝉随手便续上了一枚,这光亮随即驱散了刘粲然心中腾起的一丝怀疑,道了一声“多谢”,勉强从经脉之中抽出一丝灵力,点燃一枚金光符,甩向了最近的鬼物。

    他不想让左子蝉看轻,而且,他也怕这两名来者,怀有异样的心思。

    “你去将那鬼物引开,刘道友鏖战已久,需要休息片刻。”

    这……刘粲然未料想左子蝉一眼便看破了自己的孱弱,脸上登时一红,腾挪间避开了一只鬼将的大手,正要跳出圈外,却见那半妖手中腾起一团黑气,如漩涡般快速旋转,生成一道小型的龙卷,那黑龙卷不断的吸纳着周围的鬼气,甚至鬼物

    身上的鬼气也摇曳不已,几名重新汇聚起来的鬼物,更被直接抽吸卷进漩涡之中,使之不断壮大,这种变故,骤然引起了数名鬼将的敌意,它们纷纷放弃刘粲然,直奔宋姓半妖而去。

    似乎对鬼物有特别的压制,躲在仅存的绿光屏障之后的刘粲然,不禁心中喟叹。师父常言“不做无准备之争”,果然是对的,不过坑了自己的冯既明也没有错,瞻前顾后,的确有害,否则冯既明刚刚遁逃之际,自己要是奋力逃脱,想必还有一条生路,不至于最终落得这番局面,要不是恰巧遇见这两人,个把时辰之后,自己恐怕已成了此间的一副枯骨了。

    左子蝉随之出手,手中数道法器飞舞,均有克制鬼物的功效,半炷香过后,场中便只剩下一地残骸,这些鬼物,虽然有半数以上均是刘粲然所灭,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好意思道出分润一半的念头来,毕竟要不是有这两人雪中送炭,自己……却见左子蝉右手一挥,场中的黑珠和数枚苍白指骨,尽数被他摄在手中,他踱步上前,分出一半,甚至包含一枚猩红的指骨,摊在刘粲然身前。

    “刘道友,这些所得,你理应获得大半。”

    “这……”刘粲然心头一热,手便不由自主的想要伸过来,但却忍了下来,“哪里,左道友客气了,要不是方才你们帮忙,刘某早就陨落此间了。这些所得,便送与左道友作为答谢,不成敬意。”

    “刘道友客气了。”左子蝉没去和刘粲然撕扯,取了自己应得的一小半,“不知道刘道友在此与鬼物缠斗,可有什么异常发现?”

    异常?

    异常当然有,冯既明冲了进去,于是不知道为何此间便多了异样的潮汐,鬼物因而强大了许多,刘粲然下意识的想要从头说起,但发现还是少说为妙,毕竟冯既明的加入,也有自己的原因,便有所隐瞒的道:“鬼洞深处似乎发生了什么,以至于鬼物都变强了很多。”

    “如此,便只能深入才能知晓了。”左子蝉思忖片刻,感受着洞穴深处涌出的阵阵乱流,向前三步,回身望向刘粲然,“刘道友可否介意同行?”

    我想离开……刘粲然心中下意识的回应道,但忽然想起来裘道成应该也在来时的路上,此刻回转多半要以灵力枯竭之身应对,十有**会有不测,余光瞥见面前闪烁着红光的一小截指骨,心中陡然多了一个主意。

    “左掌门,敢问贵宗是否招揽修士,刘某自脱出御风宗以来,一直如浮萍般尚无安身立命之所,不知可否加入贵宗?”

    “哦?”左子蝉心中骤然一喜,待到了脸上却变得庄重,如此延揽高阶修士的良机,他自然不想错过,“刘道友如有此意,左某自当跣足相迎。”他上前一步,“不如先入我黄龙派,担任客卿长老一职,粲然兄,你意下如何?”

    “自当效力。”刘粲然心中悬着的那颗石头终于落地,方才,他骤然有所悟,自己不论怎么逃,终究是要找一处安身立命之所罢了,黄龙派为金城盟成员之一,虽没有高阶灵地,但二阶是有的,只需加持聚灵阵,完全可以满足自己修炼的需要,更重要的是,黄龙派地级修士不多,原本掌握的情报中,只有掌门左子蝉一人而已,虽然眼前另有一人,但这散发异样气息,寡言少语的半妖,明显只能充作打手,至于门中庶务,必是无法操持,自己投奔黄龙派,多半会得到重用。

    另者,投奔黄龙门,意味着自己可以借左子蝉之力,安然从这里离开。他这样想着,却听得左子蝉道:

    “此间既然已经发生异变,恐怕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刘长老,我们需抓紧时间,一路上,你无需出手,先恢复灵力要紧。”

    “是,掌门!”

    刘粲然摸出两枚丹药,既然已经加入黄龙派,想必左子蝉不会害他,故此,他将袖袍中的那枚丹青符箓暗自摄起,那是他原本备好的最后底牌。

    …………

    天音寺,见鸣城。

    叶默等人刚刚从海港上岸,便登时发觉此处的气氛,与昔日大不相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