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中书小说网 ->武侠·仙侠 ->九天简介
听书 - 九天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百三十章 都疯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人总是奇怪,每每觉得自己可以控制得了自己,任何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因为自己想做才去做的,可也只有当发生了一些自己并没有提前预料到的事情时,才发现自己还有出乎自己意料的一面,便如此时那无穷无尽,足有十万二十万陷入了这片泥潭中的北域仙军!

    他们一开始就是在等别人破阵,自己跟着捞些好处而已,然后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入大阵之间,逃生无路,于是他们恐惧、逃窜,甚至祈祷,跪地求饶,这一切都是正常的,像极了他们已经习惯的做派,可当他们发现,恐惧无用,逃窜无用,甚至祈祷与跪地求饶都无用时,却渐渐被逼上了绝路,甚至渐渐被逼出了一些连他们此前都没预料到的狠劲儿……

    这时候倒不得不说,尊府实在是帮了大忙!

    毕竟尊府凌驾于北域头顶上一千五百年,早就给北域普通人种下了极深的恐怖印象,他们知道,触怒了尊府血脉,必死,得罪了尊府血脉,也必死,所以抱有在尊府血脉面前求饶心思的人并不多,因为大部分人都知道求饶也必死,所以更多的只是选择了逃窜……

    而在无处可逃之时,心就狠了。

    尊府血脉与那无穷无尽的鬼神,也在哈哈大笑,他们同样也已经习惯了北域修士的唯唯诺诺,在他们看来,如今趁势而起,将他们逐到了极南之境,将他们的北域十九州尽数夺去的北域修士,根本就不是他们平时看到的北域修士,如今这些仓皇逃窜的人才是……

    于是他们在这一刻,也皆释放到了心底的杀意。

    那些纵横于战场之中,冲杀着北域修士的尊府血脉们,展露了压抑许久的戾气,一群一群的人四下里冲杀,祭起法宝与神兵,将那无数跪地求饶或逃窜的北域修士斩杀。

    而那些阴风阵阵的鬼神,则狂声大笑,尽情的吞食血肉,享受着自己久违的血食盛宴!

    战场之上,甚至往往出现了一些滑稽的场面。

    三五个尊府血脉,一两只鬼神,便追着数十,甚至数百的北域修士斩杀!

    太多人死了!

    修行中人杀人,本就是常人难以想象,法宝闪过,便有一群人丢了脑袋,神兵天降,地上便出现了一片一片的碎尸,那等凄惨场面,远非世间的普通战场所能及,无尽凄惨悲声之中,地上的尸首,堆成了一座一座的大山,天上的修士被斩杀,尸块与血液如暴雨一般的瓢泼落下,地上的修士被斩杀,则是一条一条的血河汇聚,奔淌流动,汇成了一座座湖泊。

    血臭直闻数万里,尸山高垒似登天!

    “左也是死,右也是死,哈哈哈,反正现在就他妈死!”

    “逃也是死,跪也是死,呜呜呜,终究不过这一条命!”

    “干,干他娘的!”

    “杀,临死也要拖个垫背的……”

    终于有人在这种情形下,愤怒了起来,大吼了起来。

    他们看到了太多在背后挨刀,或是在后颈脖子上挨刀的人,看到了太多的死法,他们心里生出了一些可笑而荒唐的念头,或许自己早晚都是死,可是不想选这种死法。

    不想背后挨刀,不想后颈脖子上挨刀。

    不想背后挨刀,那便只有转过身来,向着那些尊府血脉斩杀过去。

    不想后颈脖子上挨刀,那就只能站起来,抬头看向那些平日不敢直视的鬼神!

    于是有人号嚎大叫,身形全无章法,甚至神通都施展的全然不像个样子,只是像野兽一样悲号着,有人口中唾骂着尊府鬼神与血脉,有人痛骂着坑他们进来的仙盟,疯子一般向着那些尊府血脉或是鬼神冲了过去,简直就是空门大开,于是他们也就很痛快的死了。

    可是有些没死的人,却很快发现,那些尊府血脉与鬼神,似乎也没那么强……

    有些尊府血脉,居然只是才斩杀了三五个人而已,居然就被别人冲上去咬了一口。

    哦豁,原来尊府里面也有这么弱的。

    于是更多人向他冲了过去,有的咬,有的砍,有的踹,把他弄死了。

    哦豁,原来尊府血脉也没这么大的本事,他们居然会死……

    更多人胆气壮了起来,一波一波的冲向了那些尊府血脉,而这样悍不畏死的人,或说疯狂的人越多,却终于在这片战场之上,形成了一道一道微弱却疯狂的力量,他们所过之处,便是尊府血脉也心惊,不敢再两三个人冲杀过来,而是选择了避让,于是他们胆子更大。

    甚至一些鬼神,也被他们那疯狂的血气所威慑,竟一时不敢直撄其锋。

    这些人此时疯狂的脑袋里,甚至从来没想过,原来尊府血脉,其实也是会怕的……

    “莫要深入阵中,以免他们临死反扑,只需拦住,以大阵绞死他们……”

    尊府也有擅战之人,早看出了形势有异,那些北域仙盟大军,实在太多了,多到如群蚁,多到不停的斩杀,那数量竟看不出在减少,尤其是,这些没有后路的北域修士,在开始发疯之时,他们就更不敢冲进去了,于是诸部统领,皆在大喝着后撤,任他们被阵势绞杀。

    这本来也是尊府的此战原初之计。

    北域夺去十八州,仙军之数,号称百万,尊府与其相比,实在差得太远。

    于是他们才设下了十门鬼神阵,要绞杀这些北域修士。

    尊府血脉会怕,鬼神甚至都会怕,但鬼神阵不会,只会无情的绞杀所有的人。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时候的北域修士,居然也有无数人,表现出了可怖的胆气,又或者说,这不是胆气,而是恐惧,恐惧达到了极点之时,便无所谓恐惧了,反正无论对手是什么,都只是想要自己的命而已,那便尊府血脉杀自己,就杀尊府血脉,鬼神要吞噬自己,那便吞噬了鬼神,这十门鬼神阵要磨灭自己,那就去他娘的,先把这劳件子鬼神阵给端了!

    破阵?

    不会,完全他娘的不会!

    但我可以挖个坑,直接将你这鬼阵给填了!

    “所有的阵师,都给他扔到阵里去,你们是阵师,你们不破阵谁来破阵?”

    有一身血气,浑身彪悍之气的仙军大叫,他本是一位筑基,本是在仙军之中,毫无职位在身,可是因为他是第一个胆子大了起来的,所以周围无数修为比他高,但头脑还没有清醒下来的人,却在这时候都麻木的听从了他的号令,疯狂的执行着他所说的一切……

    于是,无数的阵师,都被扔进了大阵里,根本不管他们会不会破阵,能不能破阵。

    也有阵师反应了过来,拼命大叫着所有有可能的破阵方法。

    “挖,挖了这乱山阵的地脉!”

    于是一片一片的修士,或是拼了性命,或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起冲向前。

    他们有的遁入了地下,挥舞法宝,去地下乱捣鼓一气,斩断着所有他们会遇到的地脉,他们这般做,自然不可能奏效,于是死在了地下的人越来越多,一片一片的血液,泉水般窜出地面。可是,随着冲入了地下的人越来越多,那乱山阵,居然真的运转越来越慢,到得到最后时,已然阵力紊乱,自己阵力交织,互相影响,最后一刻,甚至直接爆了开来……

    “破了么?”

    有人抬头看着那乱山阵的门户开始染上一层血液,最后破裂,兴奋大叫着。

    他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破阵的,但是他们确实破阵了。

    他们钻进了地下去的修士太多,死在了地下的尸骨也越多,甚至是因为恐惧之下死亡,那些满怀怨气的残魂也太多,所有的力量交织之下,硬生生将这一方乱山阵给堵塞了。

    “埋……埋了它……”

    有人指着那一方引来乌云之上的日光,流光交织,便将无数入阵之人绞杀的第六阵流光阵,大声嘶喊着,这个人其实对破阵一点也不懂,但他只想着,眼前这个阵,太可怕了,一定是不可能破得掉的,所以,可以把它埋在地下,大家从上面走过去啊……

    这个人其实只喊了一声,便被一位尊府血脉遥遥一箭射死。

    但不知有多少人听到了这句话,开始施展土相神通,或是飞石之术,或是干脆一捧一捧的土往里填,挖空了一座又一座的大山,将无数的泥砂土石填进了那方大阵,流光阵威力何其之惧,泥石入阵,便被焚成了琉璃,但越来越多的琉璃填进去,大阵也很快崩毁了。

    更多的人在向前狂涌过去,蒙头蒙脑,涌向了诸方大阵。

    有人像蚂蚁一样,冲到了大门的门户上,拿凿子不停的凿上面的符纹的。

    有集结成了阵势,一次一次直接去冲撞那大阵的。

    有围成了一圈,站在半空之中向阵中撒尿,要用屎尿污它的阵光的。

    还有几个眼尖的,专门集结成了一队人,从各处挑躺在了地上装死的人,每挑出来一个,大家便兴高彩烈的一起把他抬起来,然后一二三给扔进了那绞杀着一切生命的大阵里去的。

    都疯了!

    但在这疯狂之下,已有越来越多的大阵被破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