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中书小说网 ->奇幻·玄幻 ->巅峰仙道简介
听书 - 巅峰仙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白云无处去(三更)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不想死,就努力求生。

    苏馨等人的表态与立场,惊讶了上官天穹与第五初冬。

    人都是自私的,面对死亡,各自逃难,这是最合理不过的!

    苏馨、月雨雪、萧入画本就是优秀的一代,如今拿到了灵源果,可以说是一手握着未来的人!

    只要回到玄灵潜修,凝聚法则瓶,踏步合体巅峰,问道大乘,将是可以预期的!

    但这些人,似乎选择站在叶长天身旁,共同承担死亡的命运!

    上官天穹嘴角上扬,嘲讽一笑,并不多说什么。既然这些人想死,那就死在这里好了,现在自己与楚楚拿到了灵源果,在幽冥中的收获不少,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

    再说了,回去与楚楚成婚,这才是第一等的大事。

    叶长天死在这里也好,否则,一定会死在自己手中的!

    第五初冬看着亲密的楚楚与上官天穹,眼神之中闪烁过精明的光芒,这两个人并不是合作的好对象,只是现在没办法了,第五初夏陨落了,莫天壤与邙飞这两个蠢货也一起完蛋了,自己能够合作的人都挂了。

    血消酥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可惜那是一匹孤狼,而且还不知道在浪哪里去了,一直没见踪影。

    现在能不能活下去,只能看这两个人的本事了,不过看样子,强势的上官天穹与难以捉摸的楚楚,似乎是想让自己当炮灰,呵呵,那可不行。

    叶长天站在天枢灵源树一旁,右手抓着树干干涩的老皮,看着苏馨等人叹了一口气,担忧地说道:“没必要这样,我可以为你们争取一些时间,走吧。”

    叶长天说着,又拿出了那一枚月寒珠,看着变得有些刺眼的光芒,叶长天猛地抬头看向天空。

    此时的天空已没有了白云,湛蓝色的天空之上,挂着一只巨大且漆黑的黑洞,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长天竟然感觉到黑洞有些颤动,似乎是什么东西在行走,震颤了幽深的通道。

    低头向山巅之下看去,已然是白云悠悠,难见山石树木。

    东西南北四面虽已形成合围之势,但却没有任何人进攻,甚至连授衣也只是坐在远处,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叶长天等人,不急不躁的态度,似乎有着极致的把握。

    叶长天感觉有些不对劲,没见过猎人瞄准兔子还不开枪的!

    既然自己等人掉落了陷阱,为什么还不行动?他们在等待什么?

    叶长天收起了有些发烫的月寒珠,这个东西的光芒是如此明亮,甚至温度都有所升高,只能说明一点:

    失落的神邸圣物正在接近!

    可白剑尖说过,神邸的圣物,是一座类似于金字塔形状的磁山啊。

    磁山自己跑来了?

    叶长天直接摇头,山不会张脚,自己不会跑路,虽然地壳挤压碰撞也会动动吧,那只能带来地震与海啸,带不来白云悠悠啊。

    眼下的情况,实在是诡异至极。

    “叶长天,你是不是男人,我们都决定了,用得着你为我们争取时间?”

    苏馨有些不满意地瞥了一眼叶长天,然后走到了林轻月身旁,嘀咕着什么,似乎在状告叶长天。

    叶长天苦笑了一声,右手之上生出了一缕缕黑色的根须,根须似乎极为欢悦,快速攀附在天枢灵源树之上,一些根须甚至延展至了岩石深处。

    感知着天枢灵源树逐渐被包裹,叶长天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笑意,虽然之前为了避免意外取走了枝条,但再好的枝条,也比不上完整的主干,既然这些人没有办法带走天枢灵源树,那自己就带走吧!

    叶长天凝眸,低声喊

    道:“收!”

    刹那之间,白云犹如匹练一般,猛地一颤,一道光芒扫过众人。

    叶长天感觉到浑身一冷,正在收紧天枢灵源树的扶桑根系似乎停滞了下,不由地面色骇然,连忙催动根须,可让叶长天吃惊的是,扶桑根须并没有像是往常一样,直接将天枢灵源树收入至扶桑空间,反而极为吃力,似乎存在着什么力量,一直拖拽着天枢灵源树!

    “怎么会这样!”

    叶长天有些吃惊,自己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给我收!”

    叶长天吃力地喊了起来,无数的扶桑根系盘紧天枢灵源树,似乎极想将天枢灵源树收入,却依旧无法实现。

    “搞什么!”

    叶长天无语了,这天枢灵源树,怎么比几十座矿山还难搬?收起星辰树与悟灵茶的时候,都只是眨眨眼毫不费力的事,怎么到了你这里,就不行了?

    难道你天枢灵源树想搞特殊?

    叶长天坚决反对特殊化,自己在天门就是一个地位都没有门主,被人踢来踢去的,你丫的一棵树想给我搞特殊化?

    不信邪的叶长天咬着牙较劲,庞大的神魂顺着扶桑的根须,不断传导而去,死死地牵动着天枢灵源树,整个山巅猛地一颤,一些碎石从山岩之上被崩开,然后掉落了下去。

    叶长天刚想接着收起天枢灵源树,突然看到眼前几个人影,不由地愣住了。

    “你这是在做啥?”

    苏馨嫌弃地打量着抱着大树却抱不过来的叶长天,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树上,耳鬓厮磨的样子和那姿势,实在是不怎么雅。

    “你想拿走一棵树就拿走,反正你偷走的树也不是一颗两颗了,这里没外人,你不用忸怩。”月雨雪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怒气。

    这也不能怪月雨雪,一年之前,叶长天曾去衍月宫做客,专门挑月雨雪小山峰的古木下手,要不是月衡发火,鬼知道不好当面拒绝叶长天的月雨雪家里会不会有一颗小树苗。

    自此之后,月雨雪就不好客了,哪怕叶长天与林轻月联袂拜访,也只是引到月衡那去一起招待,引狼入室的事,月雨雪坚决不做第二次。

    不用说,现在的叶长天又看上了这天枢灵源树的主干准备拿走了。

    “你这样,会不会不舒服?”

    萧入画很有人性的关怀着,也不看看林轻月那一双幽幽的眼神,公然调戏,不,是慰问叶长天。

    泰寒夜摇头叹息,看了看林轻月,凑到叶长天耳边嘀咕道:“兄弟啊,你们是不是那个不和谐啊,就算是不和谐,你也不至于对着一棵树发脾气吧。何况这大白天,那么多人看着呢,如果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你当年拍卖的龙精虎猛丹,**荡漾丹哥还是有一些存货的……”

    叶长天看着泰寒夜一副深谙此道,我懂你苦衷的恶心样子几乎暴走了。

    你妹啊,只有你才天天靠龙精虎猛丹补充体力,靠**荡漾丹自我沉醉,老子身体好得很!

    不对,这什么跟什么,老子就是想拿走一棵树而已,至于讲得如此恶心吗?

    林轻月现在什么都不想说,直愣愣地看着叶长天的表演,没直接暴走问问你和萧入画是怎么回事就算是自己涵养好了,还为你说话?想得美!

    叶长天眨了眨眼,突然问道:“你们听到声音没?”

    “声音,什么声音?”

    苏馨不解地问道。

    “石头落地的声音啊!”

    叶长天看向山巅之下,白云茫茫,依旧看不穿下面的世界。

    “没,没听到……”

    苏馨说完,

    顿时愣了起来,其他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异常,连忙跑到山巅边缘看去,白云依旧是白云,山巅依旧是山巅,一切似乎与初来时没有什么差别。

    苏馨挥手之间,一个火凤凰便已凝聚而成,直飞向山巅白云之中,只刹那,火凤凰在白云之中挣扎了一下,便消失了踪迹。

    似乎,不曾存在过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

    萧入画有些吃惊。

    “你不会是没用力吧?”

    月雨雪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苏馨。

    “不对,是这里的云,有问题!”

    泰寒夜深吸了一口气,跃然而起,一拳出,火龙舞,直逼白云而去!

    火龙威势极大,但落入至白云之中时,挣扎了一瞬间,便被淹没了,连一点残余的热气都没有升起。

    “你们就不能试试石头,用非灵力体的存在!”

    叶长天咬着牙拖拽着扶桑根系,脖子上满是青筋,看着一群蠢货,叶长天忍不住喊道。

    林轻月听闻之后,一脚下去,一旁的千斤怪石便飞了下去,坠落的呜呜声毫无障碍地穿过了云层,那坠落的风声依旧在持续,直至再也听不到……

    “我记得,山巅到山麓,不到二百丈!”

    林轻月看着白云,似乎想要看穿白云之下。

    “我们已经听不到巨石落地的声音了,只能说明一点,这里,可能,是天空。”

    月雨雪环顾四周,天际已然茫茫白云,甚至连远处的鬼魔大军也不见了。

    “楚楚他们呢?”

    叶长天喊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那个女人?”

    林轻月目光一寒,闪身到叶长天身旁,手放在叶长天腰间,轻轻一旋,一边微笑,一边咬牙切齿地低声问道。

    叶长天很无辜,吸了冷气,喊道:“轻点,你不看我拉不动了!”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林轻月看着抱着大树不松手的叶长天,很是疑惑,甚至带着一些戒备。

    “轻月,你想哪里去了,这个鬼东西我收不进去了,太重了!快点帮帮我。”

    叶长天催动着神魂不断收缩扶桑的根须,却发现大树极为抗拒,似乎根本无法被吸入一般。

    林轻月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拿出小雅剑,沉了一口气,猛地刺向山巅的石头之上,一道风旋瞬间席卷,山巅的巨石发出了咔咔的声音,一道道裂纹快速蔓延,在转眼之间,山石瞬间崩碎了开来。

    叶长天微微点头,石头碎了,这天枢灵源树的根须便没有攀附之处,自己收起来应该容易了吧。

    神魂催动之下,让叶长天惊讶的是,这天枢灵源树似乎根本无法进入至扶桑空间。

    “搞什么,给我收啊!”

    叶长天嘶喊一声,神魂驱动根须,根须陡然之间收起,扶桑空间的扶桑神树更是摇晃不止。

    砰砰砰!

    一道道扶桑根须崩断开来,从最初的数根,到后面持续不断的断裂,最后叶长天不得不放弃了。

    看着即将坠落的天枢灵源树,叶长天极为不甘心地将天枢灵源树抓起,直接插入至了山石裂缝之中,才落入至乱石一堆的山巅。

    叶长天没有看林轻月等人,而是直接在地上掂起了一块碎石,根须再现,碎石依旧在手中。

    丢下手中的石头,叶长天在极度不安中走向林轻月,神识一念,二念,三念,林轻月依旧在眼前……

    ----

    ps:今天不求月票了,求下推荐票,看过书顺手投下推荐票吧。惊雪谢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